<ruby id="nlfth"><var id="nlfth"></var></ruby>
<strike id="nlfth"><video id="nlfth"><strike id="nlfth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th id="nlfth"></th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span id="nlfth"></span>
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
<progress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電商匯

快手跌下神壇

電商評論

2021年08月06日

  不到半年,快手的股價猶如一道華麗的瀑布,一瀉千里奔流不止,從最高點417.8港元暴跌70%,總市值蒸發超1.2萬億港元。

  原來,魔幻劇情不止出現在短視頻內容里,在現實版商業場上同樣有其投射的影子,比起短視頻給予的視覺沖擊,這波股價暴跌洪流似乎更加魔幻。

  01

  股價高估

  “你抽到快手股票了嗎?”,“聽說連字節內部都組群認購快手股票”,“快手搶到就是賺到”,基本所有的券商都預留了資金搶購快手。

  上市前夕,快手股票認購可謂熱鬧非凡,所有散戶、券商、投資機構攜巨資蜂擁擠入,一些投資機構甚至不惜動用私人關系預定份額,一時之間,短視頻第一股快手的船票,一票難求。

  2月5日,快手正式登陸港股,發行價定為每股115港元,短短十多天時間,股價一路高歌猛進,暴漲3.6倍達到417港元。

  快手總市值也提到1.74萬億港元,市值超越京東,成為港股中僅次于騰訊、阿里、美團之后的第四名,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互聯網巨擘。

  魔幻的開場總是伴隨著后者戲劇化的回響,坐上了短視頻概念”快車道“的快手,沒成想出道即巔峰。

  自2月18日之后,快手出現”反轉“,股價開始掉頭急轉直下,自此跌跌不休。股吧中不乏有投資人對準快手吐槽,收割散戶的聲音不絕于耳。

  誠然,適逢短視頻盛行,快手享受著這個時代的眷顧,登壇封神也不為過。

  資本環境趨緊,優質投資標的更是鳳毛麟角,天然催生了資本對概念股的好感度,企業自身的業務價值反而被后置,或者說沒有起決定作用。

  短視頻概念股不同于其它形式的風口,由于抖快深入人心的滲透率,在用戶心中已經建立起國民級品牌形象,這樣的產品在任何段位上來講,都是屈指可數的,它的溢價空間必然超越還未跑完模式的其它賽道。

  憑借東風借我力,助我上青天風頭,快手開局高估也屬正常。

  其次,短視頻平臺最看重月活躍用戶數,在上市前夕,快手便拿下了2020年春晚獨家贊助商身份,在春節期間,豪擲21億為春晚助力。

  這筆巨額資金的投入,直接為快手注入活血,日活躍數達到5億,一度逼近抖音,面對增幅如此之快的快手,想象力充沛,估值也水漲船高,投資人顯然很受用。

  如果說快手前期股價是由概念推高,那么如今的股價走勢就是在去想象力、去泡沫化??焓止蓛r持續下探,也是其實際價值回調的結果。

  從資本端來看,快手上市面臨承兌周期,快手變現過慢,盈利點面臨動力不足,具體表現為基本面承壓,資本不自信;

  從產品側來看,老鐵經濟起家的快手,追求差異化便與主流大眾消費心理背離,而追求同質化,便逃離不開淪為平庸的宿命。

  急于找到一個平衡點的快手,求進與求快的心理,交相輝映。

  02

  短視頻內卷

  打工人有內卷,短視頻同樣面臨相似的境遇。

  抖快之間的擂臺賽從未終止,從誕生之初,就注定水火不容。雙方你來我往的火藥味,也隨著利益的交叉愈演愈烈。

  從抖音“記錄美好生活”slogan,到快手的“記錄世界,記錄你”;從抖音的內容電商,到快手的信任電商;

  短視頻是一個零與博弈場,產品本質是內容消費的產物,用戶的注意力決定了平臺數字財富,流量幻化為財富密碼,而各自為陣的產品為迎合主流大眾所需,同質化在所難免。

  (圖源:國盛證券研究所)

  以老鐵文化起家的快手,正在這條遷徙之路上浮,而以海派甜心記錄美好瞬間的抖音,正在向三四線小鎮下沉,雙寡頭尋求增量市場,早已劍拔弩張。

  在產品屬性上,抖音攻城掠地的強悍性,得以在大眾層面持續輸出爆款事件,破圈效果明顯,對于快手下沉腹地是致命打擊;

  反觀快手,向上突圍的伸縮性要小很多,土氣的基調仍刻在快手基因里,私域流量玩法更是猶如一座圍城,將達人圈屬在平臺中。

  求變,是快手新關鍵詞,這項運動劍指抖音。

  去年9月,快手上線8.0版本,官方稱之為成立九年以來,最大的規模升級。不僅將Slogan改為“擁抱每一種生活”突出個性化,還在產品應用上增加了單列上下滑功能,模式玩法與抖音如出一轍。

  盡管如此,快手的變革果實仍稍弱于抖音基石,在格局鮮明的短視頻賽道上,快手千年老二的身份,亦不會隨著上市的“榮光”有所改變。

  據DataReportal發布的報告顯示,截至2021年4月,TikTok月活用戶數為7.32億,抖音月活用戶數6億,快手4.81億。此前依托于春晚營銷,當天快手與抖音的DAU之差縮小至6000萬,這也是快手距離抖音最近的一次。

  有趣的是,面對步步下滑的股價,快手CEO宿華下場壓陣,6月23日,宿華在北京一場發布會上透露:“快手全球月活躍用戶數達到10億”。

  不過,這一數據可靠性隨即遭到質疑,有專業人士指出,宿華的數據,可能是將快手app、極速版、微信小程序、海外版Kwai的用戶全部統計在一起,累計10億,其中的用戶重復率較高。

  產品的不自信,連帶著投資人也開始動搖信念。

  7月9日,快手上市聯席保薦券商摩根士丹利發布研報稱,短視頻行業用戶已經飽和,快手增長乏力,收入增速也大大低于抖音,將快手目標價由300港元/股下調至130港元/股,評級由“超配”下調為“低配”。

  但還沒等雙寡頭決出勝負,賽道就開始了分野。短視頻潛藏著下一個時代機遇,而覬覦這條賽道的,不僅僅只有抖快。

  微信視頻號異軍突起,給了抖快質上的沖擊,手握互聯網定流的騰訊,坐擁超12億MAU,歷經微視慘淡收場,開始全力押注視頻號,這把利器,化作匕首插入抖快腹地。

  2020年6月,微信方面公布視頻號日活已經突破兩億,這距離視頻號上線才不到半年時間。

  同比來看,達到這一數字,抖音花了兩年時間,快手則直到成立的第八年,才宣布日活突破兩億。

  除此之外,二次元破圈玩家B站,逆襲野蠻增長。在中、長視頻賽道布局的B站,對短視頻領域雖尚未染指,但用戶的剩余時長依然被重新劃撥。

  上市的榮光,并未讓快手境遇有所好轉,除了讓早期投資人得以抽離,籌集資金加速部署新賽道。在短視頻流量日益見頂情況下,賽道內籌資反而收效甚微。

  內卷加劇、競爭趨緊,快手能守住現存的流量體系,已然是最大的功績。

  03

  快手不夠快

  天下武學,唯快不破,但快手這幾年似乎還不夠快。

  在快手2021年第一季度的財報中,快手第一季度平均DAU為2.95億,MAU5.2億,同比只增長了5%,這還是上市之后注入新血液的結果。

  反觀抖音、視頻號,截至2020年底,微信視頻號DAU就已經破2.8億,抖音整體DAU也已經超過6億,一個不得不接受的事實,快手用戶增長步入了放緩階段。

  老對手抖音快馬提步、新晉新秀視頻號迎頭趕上,對于快手而言,存量市場見頂,此時,需要新商業形態來支撐公司價值。

  直播帶貨為快手提供了新思路,在大環境驅動下,快手直播帶貨便誕生。

  在過去的十年互聯網版圖中,抖音和快手,留下了粉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內容形式被重新定義、互動連接被重構,在貨架電商之外,抖快們挖掘出直播電商的通道,重新解讀人貨場,直搗傳統電商腹地。

  據易觀發布的《電商行業洞察2021H1》顯示,2020年,我國的直播電商交易規模達到1.06萬億元,增速約為161%,預計到2022年或將達到2.76萬億元。

  而快手在電商模塊,確實已經跑出一些成績。

  據快手Q1財報顯示,以電商為主的其他服務板塊,收入達12億元,同比增長589.1%。電商復購率達到65%,同比增長77%。

  快手與抖音在打法上有所不同,前者注重私域流量,而后者更偏向于公域流量。與抖音的興趣電商不同,快手將自己定位于信任電商。

  誠然,商品交易的基本鏈條便在于信任,但快手的信任體系似乎并不太“牢固”。

  前有辛巴直播間售賣假燕窩,后有驢嫂平榮虛假宣傳,售賣劣質手機。直播電商翻車層出不窮,信任二字,字字珠璣,平臺責無旁貸。

  大V直播翻車有風險,快手便“做莊”短視頻電商,一方面,想從源頭切斷風險,將供應鏈掌控在平臺手里;另一方面,開通第二增長曲線,快手急需盈利,向市場證明想象力猶在。

  但快手要自建電商體系并不容易,比如商品供應鏈不全、商品管控以及公域流量匱乏等,也正因為此,快手正在求同盟。

  3月26日的“2021快手電商引力大會”,是為了扶持商家;4月15日與義烏小商品城集團聯手,加碼供應鏈;7月22號快手電商服務商大會,把重點放在了服務商上。

  一系列資源傾斜,都是彌補此前遲滯的供應鏈鏈條,掃除電商模塊擴張的障礙。

  在公域流量方面,快手加大品牌推廣及廣告開支,銷售及營銷開支,由2019年的98億元,增加至2020年的266億元,主要推廣快手極速版及其他應用程序,并且將主頁的雙列改成單屏,迎合品牌主投放。

  (圖源:快手招股書)

  短視頻具有社交屬性和展示窗口的雙重特質,自然也吸引各路品牌方和電商平臺涌入短視頻,分享紅利。

  快手雖早一步上車直播電商,但快手更偏重于廣告帶來的直接收益,在品牌直播場上稍顯遲疑。

  2020年之前,快手以直播收入為主,廣告收入、電商收入為輔;到2020年第四季度,廣告成為快手最大的收入來源,直播第二。

  流量趨緊,內容為王,廣告占比越大,意味著平臺內容公信力消耗也越快。

  快手跌下神壇,價值回歸理性,從這個角度來說,現階段或許快手更適合加筑基臺,畢竟,站的越高,越不容易看清腳下的路。

+1

來源:零售商論

推薦文章

亚洲A∨无码毛片,国产小12萝裸体福利,男人又粗又黄桶女人免费视频
<ruby id="nlfth"><var id="nlfth"></var></ruby>
<strike id="nlfth"><video id="nlfth"><strike id="nlfth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th id="nlfth"></th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span id="nlfth"></span>
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
<progress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