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nlfth"><var id="nlfth"></var></ruby>
<strike id="nlfth"><video id="nlfth"><strike id="nlfth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th id="nlfth"></th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span id="nlfth"></span>
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
<progress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電商匯

美團“遮丑”:賺翻了,也賠大了

產業報道

2021年06月04日

  文丨黃芳華  編輯丨

  財經(niudaocaijing)

  美團交了一份不太性感的財報。

  5月28日,美團公布了2021年Q1業績。財報顯示,美團Q1營收人民幣370.2億元,同比增長120.9%,經營虧損為人民幣47.7億元,同比增加177.9%,單日經營虧損約為0.53億元。

  從財報數據中不難看出,零售,尤其是社區電商業務成為美團在新業務領域中最大投資的業務,單季度的經營虧損已經超過80億元,是外賣和到店、酒店及旅游等經營利潤的2倍。

  很多人對于大公司80億元的虧損沒有概念,在國內互聯網公司中,80億元相當于小米集團第一季度的經營利潤總額。

  但丑媳婦早晚見公婆,從近幾日美團公關策略和宣傳口徑上看,美團正在為這次新業務虧損“遮丑”。要知道,一份財報,無論好壞都是客觀存在的事實,都是企業在過去一段時間的真實表現,有些東西遮丑可以,但不能去美化它。

  我們有必要,重新審視一下這份極具爭議的財報背后,哪些在“遮丑”,哪些在美化。

  01  賺翻了,也賠大了

  美團,仍是一家賺大錢的互聯網公司。我們從美團2021年Q1財報中發現了兩個極端數據。

  極端之處在于,美團的餐飲外賣和到店酒旅等老牌業務營收暴漲,實現了同比翻倍;另一方面則是整體最終錄得虧損,Q1虧損48億元,同比擴大178%。

  具體數據是,美團Q1營收370億元,同比增長121%;餐飲外賣收入206億元,同比增長117%,經營溢利為11億元,去年同期為虧損7億元;到店酒旅收入66億元,同比增長113%,經營溢利為28億元,去年同期為7億元。

  眾所周知,2020年初情況特殊,對于很多公司來說同比變動不具備參考性。

  與2020年第四季度來對比,美團的業績略有下滑。2020年Q4,美團營收379億元,虧損29億元,餐飲外賣營收215億元,到店酒旅71億元。

  這里面有三方面的原因:

  一是Q1相對于Q4是淡季,盡管春節期間本地過年對美團是利好;

  二是互聯網反壟斷大潮下,美團多少會受到影響;

  三是在餐飲和酒旅等業務上,競爭對手餓了么和攜程等也在發力。

  尤其是互聯網反壟斷對于美團的影響,是市場最擔心的地方。4月底,市場監管總局對美團實施“二選一”等涉嫌反壟斷行為立案調查。

  同時,在后續的美團騎手社保等問題上引發連鎖關注,市場也擔心會對美團造成壓力。此次Q1財報,市場關心的另一個維度是,新業務虧損80億元。

  新業務主要包括買菜、閃購、單車,尤其是美團去年開始被王興稱為十年才有一次的重要機會,社區團購的優選業務成為在各個城市急速擴張的核心,投入包括建倉、物流以及補貼等。

  美團Q1新增用戶5900萬,社區團購是主要增量。王興在財報電話會中表示,新增用戶中一半來自社區團購。

  而同樣將社區團購作為核心業務的拼多多,也在去年殺入到這一領域,與美團形成正面交鋒,

  此前,有平臺爆料稱,美團員工通過釣魚郵件竊取了拼多多駐太原員工郵箱信息,其中包括薪資等信息。通過BOSS直聘等平臺可見,拼多多駐太原招聘內容絕大部分與社區團購業務有關。

  實際上,新業務對于業績的影響,在美團上市后出現了三次。

  第一次是上市初期,美團由于對摩拜的收購,45億元的虧損拖累了當季業績;第二次是美團2019年Q1首次實現經調整EBITDA盈利,并在此后的4個季度中均實現盈利,原因是降低了美團打車等新業務的補貼力度。

  某種程度上,此次社區團購的業務巨額虧損,也掩蓋了美團近幾個季度來老牌業務營收和利潤上的爆發。

  02  重審美團,業務結構要變了

  傳統觀念下對美團的認知是,以外賣為流量基礎,通過高頻業務帶動到店酒旅等高毛利業務,外賣本身盈利能力差,帶量能力強,而到店酒旅是美團的現金牛。

  近幾個季度美團的業績表現,這種情況可能要成為歷史。

  實際上,美團外賣業務很賺錢。

  最直觀的是,美團在2020年Q1將分部業務經營溢利和虧損單獨體驗,餐飲外賣在2020年Q1微虧0.71億后,Q2-Q4以及21Q1均為正值。

  2021年Q1財報數據顯示,餐飲外面盈利11億元,去年同期為虧損0.71億元,變現率由去年同期的13.3%增加至14.4%,經營利潤率由負值升為正值5.4%。

  餐飲外賣的傭金由86億元增長至184億元,同比增長114%。而對應的是,餐飲外賣的交易額由去年同期的715億元增長到1427,同比增長99%。傭金增長率高于交易額增長率,證明抽傭比例提高了。

  另外按照2020年Q4來計算,外賣交易金額1563億元,傭金收入191億元,綜合傭金比例為12.2%,2021年Q1這兩個數字分別為1428億元和184億元,綜合傭金比例為12.8%,較上個季度提高0.6個百分點。

  無論怎么計算,美團的餐飲外賣傭金都是提高了。

  另外,美團的廣告業務此前受到較少關注,實際上也在快速增長。對應的是,中小商家需要投入更多的資金。

  財報數據顯示,美團餐飲外賣業務中,廣告(即在線營銷服務)收入為22億元,同比增長139%,同樣超過餐飲外賣交易金額的增長率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美團整體業務中Q1廣告服務收入達到57億元,占營收比例達到15%。其中餐飲外賣的廣告收入22億元,與到店酒旅的33億元逐漸接近,占廣告收入的39%。

  這一比例在2018年平均為25%,2019年平均為32%,2020年Q1-Q4分別為32%、42%、43%、40%。

  美團的廣告服務收入增加,意味著中小商家經營壓力變大。

  另外,每筆外賣訂單盈利金額上,本季度為0.38元,主要是受到騎手補貼和消費者補貼影響,并不能完全反映美團的真實盈利情況。2020年Q2和Q4這一數字達到了0.56和0.85元。按照Q4的水平,美團外賣單筆訂單收入已經接近王興所期望的每單賺1塊錢目標。

  拉長時間來看,外賣模式的興起,最初中小商家受益,是因為降低了地段影響,可以降低租金成本。如今廣告模式下,商家必須不斷地投入資金在美團平臺上獲得好的推薦,好的“地段”,實際上是把線下收租變成了線上收租。

  03  騎手、商家,以及零售執念

  美團已經成為了一家社會性企業,不止是將全國餐飲商家綁上商業“戰車”,還有近百萬的騎手,一行一念都影響重大。

  近一年的時間里,商家抱怨美團平臺抽傭和“二選一"等愈發增加。今年4月26日,市場監管總局根據舉報,依法對美團實施“二選一”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。

  有媒體統計,美團2020年傭金抽成586億元,已經達到了2018年中國餐飲行業總稅收的1.8倍,將其比喻為“美團稅”。

  此外,對于用戶來說,美團曾因疑似“大數據殺熟”的做法被諸多網友質疑。

  去年12月,一篇題為《我被美團會員割了韭菜》的文章引發熱議,文中詳細描述了用戶在花15元開通美團會員服務后,點外賣的配送費用從一直以來的2元直接上漲至6元,隨后下降至4元的過程,讓人們直呼“當了韭菜”、“被大數據殺熟”了。

  隨后,有關美團是否“大數據殺熟”的討論逐漸變多。

  另外,底層的騎手安全、懲罰和保障等也受到廣泛關注。此前,美團曾表露過,平臺騎手非美團員工,均為外包,每天3元商業險從傭金里扣,騎手發生問題由商業保險承擔。

  不過,王興在Q1財報電話會上改口并回應,將推出新的試行方案,為平臺騎手和彈性工作的騎手都加強社會保障,包括商業保險和意外險等。

  對于美團來說,正視與商家、騎手的矛盾和解決,否則這些都將是隱患。另外,新業務社區團購對于美團來說,是機會也是隱患。

  5年前,因為擔心阿里狙擊,美團放棄運營了三年的電商網站。如今美團家大業大,底氣更足,但并不代表電商業務會更加順利。

  實際上,從美團上市后的多項新業務開展情況來看,均沒有獲得好的結局。美團打車放棄補貼戰后失去了爭奪第一梯隊的野心,單車業務收購摩拜后,市場依然玩家眾多,小象生鮮等線下零售更是草草收尾。

  此前有報道,美團因為供應鏈能力不足,在北京出現延遲送貨等問題。此外,建倉是一個重資金投入的策略,美團近兩個季度的虧損,均是倉儲、運輸上的投入。

  此前,美團將自己定位為platform+food,核心優勢在于吃喝玩樂的商家資源,以及3公里范圍內的履約。但零售已經超出了其擅長的領域,并且原有業務借力不明顯。

  可見,王興對零售有迷之向往,但現實很骨感。

+1

來源:牛刀財經

推薦文章

亚洲A∨无码毛片,国产小12萝裸体福利,男人又粗又黄桶女人免费视频
<ruby id="nlfth"><var id="nlfth"></var></ruby>
<strike id="nlfth"><video id="nlfth"><strike id="nlfth"></strike></video></strike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th id="nlfth"></th>
<th id="nlfth"></th><th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span id="nlfth"></span>
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<strike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
<progress id="nlfth"><noframes id="nlfth"><progress id="nlfth"></progress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